X
第218章:話是假的,想親你是真的

“那你叫厲總親自過來和我說呀~”杜汐雯嬌滴滴的說道, 抬高下巴看著紀暖暖。

王兵頓時得意起來, 杜汐雯敢這麼囂張, 一定是有厲總罩著的, 那他還怕什麼?

“你趕緊走開, 不要擋著我們拍攝。 ”他立即上前趕人。

“你算個什麼東西?”紀暖暖的語氣更加狂傲。

王兵頓時變臉了, “你說誰?”

“我還是說你, 你連被我說的資格都沒有, 我說的, 是她!”紀暖暖朝杜汐雯指去。

“你竟然敢這樣對杜小姐說話!”王兵直接朝紀暖暖的肩膀推了一把, “你這是什麼人啊, 敢在這里囂張!”

突然, 一股強大的氣場籠罩了過來!

王兵一抬頭, 看到厲北寒的身影,

嚇得連退了幾步。

“厲……厲總!”

“她是星爍的總裁夫人, 她的話你有意見?”厲北寒冷聲詢問。

喬焱和劉思汝也趕了過來, 看著這一幕, 心里暗暗叫爽。

收拾這些人是次要的, 主要是這個杜汐雯!簡直不要臉到了極點。

紀暖暖把帽子和墨鏡取了下來, 王兵的臉色更加難看, 他怎麼就得罪到了紀小姐呢?剛剛他怎麼沒有看出來?

現在還得罪了厲總!轉身看向杜汐雯, 杜汐雯倒是一臉什麼也不害怕的樣子, 可是他沒有這樣的底氣啊!

“厲總, 我, 我不知道是總裁夫人, 對不起, 紀小姐, 對不起。 ”

“你這雙狗眼, 現在認識我了?”紀暖暖冷聲反問。

“是我的狗眼瞎了!”王兵現在腸子都悔青了, 早知道先確定來人的身份。

“我限你們10分鐘之內, 把所有的東西給我撤出去!”

“紀暖暖, 你還真把自己當成新碩的總裁夫人呢?請問你們合法嗎?領證了嗎?”杜汐雯站起來, 朝紀暖暖和厲北寒走去。

“厲總, 人家也是在為公司盈利啊, 要是得罪了合作方, 對星爍也有很大的影響呀, 再說了, 這里的東西都快擺好了, 怎麼撤出去呀。 ”杜汐雯看著厲北寒, 眼神勾人, 對著厲北寒撒嬌。

紀暖暖突然上前, 一巴掌抽了過去。

杜汐雯絲毫沒有防備, 直接被打蒙了。

捂著臉簡直不敢相信, 她竟然被紀暖暖打了!

她立即抬起手準備還回去, 突然手腕一緊, 被人緊緊的握住。

厲北寒用力一推, 杜汐雯的身子控制不住落在剛剛準備好水池里, 狼狽不堪。

她頓時掙扎著從水里爬起來, “厲北寒, 你!”

“杜汐雯, 這句話我只說一遍, , 如果你敢碰她一下, 我就剁了你的這只手!”厲北寒冷聲說道。

四周還有很多媒體, 一看到發生這樣的事情紛紛涌了過來, 對著幾人一頓猛拍。

天吶!大料啊!

這不是傳聞中的厲北寒的小三嗎?這是要與正室正面對上了?

好像, 情況和網上傳的不太一樣。

厲北寒不是還去帝都親自帶著這個杜小姐參加活動了嗎?還被人拍到晚上同住一家酒店的畫面。

怎麼現在親眼所見, 那麼像不要臉的女人, 硬往人家身上貼呢。

一旁的人, 還愣在那里, 一動不動。

“在場所有星爍的工作人員, 馬上回去結算工資!”

剛剛還愣著的人, 頓時一驚!

“厲總, 我們知道錯了, 馬上安排撤出去!”

“我不需要你們這種沒有服從性的員工。 ”厲北寒那口氣沒有一點可以商量的余地。

一旁的工作人員全都傻眼了, 被這個杜汐雯害慘了!

如果不是杜汐雯平常裝的好像與厲總有多親密的樣子,

他們怎麼也不敢干出這樣的事情惹得厲總不愉快!

敢和夫人搶場地, 這個杜汐雯是哪來的自信?

杜汐雯落入水中, 沒有一個人上來扶她一把, 她穿的又是非常***的裙子。 此時一落水, 全都貼在身上, 幾乎成了半透明的, 若隱若現。

一旁的鏡頭對著她不停的拍攝。

可想而知這些照片等一下會占據各大網站的主頁, 杜汐雯, 一定會火, 但是是哪種火, 就說一定了。

……

整個攝制組都隨著杜汐雯離開, 還有很多記者也緊跟著杜汐雯, 想要采訪一下杜汐雯現在是什麼感受, 被人家夫妻配合打臉, 這滋味爽不爽。

杜汐雯看著面前的記者, 不厭其煩。

她突然停下腳步, 對著面前的人說的, “有不愛偷腥的貓嗎?只要是個男人, 都抵擋不住誘惑, 你們看著吧, 厲總究竟是屬于誰的, 還不一定呢。 ”

一旁的記者都忍不住笑了。

這是哪來的自信啊?

“那就說明, 之前的一切, 都是杜小姐自己炒作出來的?”一個記者犀利的詢問道。

“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杜汐雯立即裝著一臉無辜的樣子。

“杜小姐, 你能說說, 你和厲總究竟是什麼關系嗎?他竟然能破格讓你進入星爍。 ”

“我和他, 已經認識很多年了, 算是青梅竹馬。 ”

一聽到青梅竹馬幾個字,

大家又發現, 有更多的料可以挖。

青梅竹馬啊!

“杜小姐, 請你再回答我的一個問題好嗎?你不覺得, 你現在這個樣子, 是在破壞人家的感情嗎?畢竟現在大家都知道, 厲北寒的女友是紀暖暖。 ”

“我有破壞他們嗎?如果一份感情, 能輕易受到誘惑, 那就說明, 她們的感情, 根本就很脆弱, 即使不是我, 也會是別人。 ”杜汐雯的歪理, 一套一套的。

“況且, 我并不有做什麼破壞他們感情的事情, 網上的那些, 也與我無關, 我也是個受害者!我剛進入星爍, 正想著好好的維護自己的名譽, 好好發展, 可是總是會出現我與厲北寒的事情, 而且越傳越離譜, 大家覺得, 我會做這種自黑的事情嗎?”

被杜汐雯這麼一說, 大家似乎又覺得, 杜汐雯有點無辜了。

“大家都知道新所成立了這麼多年以來, 厲北寒極少與人傳出緋聞。 即使有也只是曇花一現, 而且那些緋聞都是虛假的, 我和厲北寒傳緋聞, 怎麼不能傳得出來?”杜汐雯又朝面前的人問道。

記者們都回答不出這個問題。

“這種事情, 當然是有團隊操作, 誰看我不順眼, 就想徹底的毀了我。 ”杜汐雯含沙射影的引導。

這些, 也是霍撲風捉影的得到了什麼信息。

“別的我也不想再多說了,

我只想好好拍戲。 遠離事非。 ”杜汐雯說完, 上了那臺保姆車。

熟悉星爍的人都知道, 星爍極少會給旗下的藝人配車, 杜汐雯這臺車少說也得幾百萬, 這樣的豪車級別, 就能看出杜汐雯在星爍地位。

網上哪些帖子?難道真的是去哪哪做的?就為了打壓杜汐雯?

雖然大家的心里都希望朝著這個方向發展, 這樣的話他們又有內容可以寫, 又可以獲得利益和關注了。

這件事情畢竟與厲北寒, 而且還牽連到紀暖暖, 其實他們想想也要猶豫一下。

……

在公司里的夏一倫, 接到一個電話。

“厲總, 你好, 請問有什麼吩咐。 ”

“從今天起, 停到杜汐雯一切的商業活動, 不要接任何合作, 把現在已經接到的合作, 全都推掉, 或者換成別的藝人。 ”

“是!”夏一倫立即點頭。

看來, 這一次杜汐雯真的是作大了!

竟然讓老大這麼動怒。

掛了電話, 他馬上著手安排。

……

紀暖暖拍攝完今天的任務, 就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東西, 朝外走去。

厲北寒立即跟了上去。

至從趕走了杜汐雯之后, 她一個下午都沒有說話, 悶悶不樂的。

“今天收工這麼早, 我們去找一個地方好好的吃頓飯吧?”

“民宿里的飯就很好吃, 為什麼還要出去?”紀暖暖興趣缺缺。

“在民宿里吃只是正常的吃飯,

我們兩個一起出去叫約會。 ”厲北寒摟著紀暖暖的肩膀, 找她套近乎。

結果他的手剛一搭到她的肩膀上就被她推開了。

“我有點累, 不想去, 回去吧。 ”紀暖暖走到前方的車子前, 拉開車門上車。

厲北寒看著紀暖暖的背影, 不知道怎麼才能把她哄得好。 難道, 是因為杜汐雯的事情, 竟然一直氣到現在?

他也在努力的控制局面, 上一次的事情, 他完全沒有讓杜汐雯插手, k先生也看到了, 他知道, 當年夜家能夠坐上總統之位, 全靠k先生暗中支持。

他現在還不確定k先生與夜家的關系。

等他把沈家的勢力徹底清除, 就和k先生說, 他想退出組織, 他要為暖暖打算。

如果可以, 余生平平淡淡, 就是他最大的夙愿。

厲北寒坐在架駛位上, 看著紀暖暖, “安全帶沒有扣。 ”

紀暖暖立即轉過頭看了一眼, 明明扣的好好的啊。

一抬頭, 一對柔軟的唇, 擦著她的臉頰劃過。

“剛剛是騙你的, 但是想親你是真的。 ”厲北寒說完, 朝紀暖暖靠近。

紀暖暖立即抬手, 擋住他, “開車吧。 ”

厲北寒啟動車子。

他深知, 和一個生氣的女人講道理是極不明智的行為, 所以紀暖暖怎麼要求, 他就怎麼做。

紀暖暖發現, 車子不是往民宿的方向開去的, 而是去了另一個地方。

“我們先去吃飯, 然后再回去休息, 也耽誤不到什麼時間。 ”

“我沒有胃口!”

“為什麼?還在生氣?我錯了, 對不起。 ”

“就是你的錯!誰讓你惹上這朵爛桃花, 還青梅竹馬, 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厲北寒, 我生氣, 我很生氣, 但是, 我是在氣我自己。 ”

“為什麼要氣你自己?”

“我氣我自己, 為什麼那麼晚, 才出現在你的生命里, 而且還錯過你那麼多時間。 ”

厲北寒的心里一暖, 抬手揉了揉她的頭, “傻瓜, 感情的世界里哪有先來后到, 我所愛的人只有你, 僅此一個。 ”

“你剛剛說什麼?”紀暖暖馬上反問。

“啊?我說什麼了?”厲北寒故意反問。

“你剛剛說的, 你都忘記了?”紀暖暖又開始生氣。

他是不是故意的?非把她弄生氣功罷休?

“我說, 感情的世界里哪有先來后到……”

紀暖暖:……

她干脆直接把頭扭到外面, 不想被厲北寒套路, 她不問了, 就是不問了, 也不想聽了。

管他剛剛說的是什麼。

“暖寶, 我愛你。 ”厲北寒突然說道。

紀暖暖的心情, 就像是過山車一樣, 一聽到這幾個字, 心情一秒切換了模式, 想生氣都氣不起來了。

“你說什麼?我聽不見!”

“暖寶, 我愛你。 ”

“再大聲點, 我還是聽不見!”

“暖寶, 我愛你!”厲北寒的聲音又提高了幾度, 這一次就連路邊的人都聽到了, 回過頭來看著他們。

“聽到了嗎?如果沒有聽到, 我還可以再大聲一點。 ”

“聽到了, 聽到了!”紀暖暖連忙說道。

“現在感覺如何?心情好些了嗎?”

紀暖暖笑著點點頭, “像是被治愈了一樣。 可是我還是控制不住的想一個問題。 ”

“什麼問題?”

“我想了解你的過去, 霸占你的未來, 你能不能多和我說說, 你以前的事情, 我想聽。 ”

厲北寒的心猛然一顫, “暖寶, 我想把我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給你, 而不是, 一半活在光明, 一半活在黑暗。 可是現在黑暗的那一面, 還不能讓你知道。 ”

“厲北寒, 我可以接受你的任何一面, 你不要讓我等太久。 ”

“不會。 相信我, 暖寶。 ”

“嗯!”紀暖暖鄭重的點點頭, 說出來心里的想法, 頓時覺得輕松多了, 拿起手機, 開始搜著這附近的美食。

“厲北寒, 這里有一家醉鵝口碑不錯, 好多人推薦, 我們去吃吧?”

一提到吃的, 紀暖暖的眼神簡直要放光了。

“嗯, 就這家。 ”厲北寒立即點點頭。

……

杜汐雯回到酒店, 看著自己臉上的痕跡, 想著紀暖暖那一巴掌的火辣, 她心里的屈辱就要溢出來了, 當時如果不是厲北寒在場, 她一定會讓紀暖暖好看。

她還從來沒有被人這麼打過!

紀暖暖是第一個!

之前, 她還只是想破壞紀暖暖和厲北寒的關系, 現在來看, 只有紀暖暖死了, 厲北寒才能真的正的回來!

厲北寒才能真的正的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