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五十五章 巨商

遇到丑漢蒙鐵的當天晚上, 李斌一行人為了趕路, 錯過了集鎮, 只好在野外風餐露宿一晚。

吃晚飯的時候, 李斌等人也看清楚了蒙鐵妻子烏日娜的容貌, 倒是沒有多麼漂亮, 只能算是長的比較清秀。

吃完晚飯之后, 尉遲恭找機會低聲對李斌說道:“主公, 我覺著蒙鐵和他的妻子烏日娜不像是大燕人, 聽蒙鐵稱呼他妻子的名字叫烏日娜, 感覺像是胡虜女人的名字。 ”

李斌的臉上并沒有露出任何詫異之色, “我也注意到了, 不過看到蒙鐵對他妻子的那副模樣, 我覺著能幫一下就幫一下吧!等到了齊州城,

蒙鐵和他妻子, 自會與我們分開, 再說咱們這麼多人, 也無需擔心蒙鐵會對咱們不利。 ”

坐在篝火邊的蒙鐵, 把妻子烏日娜摟在了懷里, 并且用李斌給的一條羊毛毯, 蓋在了烏日娜的身上, “烏日娜, 快睡吧!明天我們還要起早趕路呢!”

烏日娜微微扭頭看了看, 發現李斌等人都不在近前, 不由低聲對蒙鐵說道:“我們跟著這伙人一起走能行嗎?我們畢竟不是燕國人。 ”

蒙鐵不在意的說道:“烏日娜, 別擔心, 我看李斌這些人都是爽朗的漢子, 應該不會有那麼多彎彎繞, 如果他們顧及我們倆的身份, 就不會叫我們一起同行了, 今天你吐血的時候, 我一時激動, 喊出了你的名字, 想必李斌他們也能對我們的身份猜出一二。 ”

“唉——都怨我, 如果不是為了我, 你也不用冒險翻越崇山峻嶺進入燕國的境內。 ”

“烏日娜, 只要能治好你的病, 我愿意付出任何的代價, 哪怕是我的性命!”

“可是我得的是癆病, 真還有希望治好嗎?”

“一定能治好, 只要我們到了齊州城, 找到了那個叫蘇易的神醫, 就一定能治好你的病!一定能治好!”

此時在齊州府甘泉郡常坪縣縣城內的一間宅院, 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人, 看著跪在自己身前的家兵首領, 語氣冰冷的說道:“這麼說你們二十多個人,

不但沒有殺掉打傷士凱的那個丑漢, 還被那個丑漢反殺了十余人!”

這名家兵首領, 正是帶人截殺蒙鐵和他妻子的那名中年披甲武士, 名字叫王福, 而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則是齊州賀家現任家主賀孝正的嫡長子賀康成, 賀康成也是齊州賀家下一任家主的繼承人。

齊州賀家其實并不算是一個將門, 而是大燕帝國一個最頂尖的巨商家族, 所涉及的生意包羅萬象, 可謂是富可敵國。

齊州賀家最出名的是鐵器工坊, 而齊州城之所以能以出品精良的兵器和鎧甲聞名于世, 就是因為賀家鐵器工坊的存在。

被蒙鐵打傷的賀家少爺, 是賀康成的二兒子賀逢吉, 字士凱, 今年二十一歲, 是齊州城有名的紈绔子弟。

仗著有賀家撐腰, 賀逢吉平日里在齊州城內經常惹是生非, 欺男霸女的壞事也沒少干。

這次賀逢吉被賀康成帶在身邊, 趕往齊州府各個郡縣查賬, 沒有想到在常坪縣城這里卻出了意外。

賀逢吉在大街上看到背著妻子烏日娜的蒙鐵, 不知哪根筋不對, 非得要看看烏日娜面紗下的容貌, 這頓時引起了蒙鐵的怒火, 直接動起手來。

賀逢吉雖然是一個紈绔子弟,

不過練武的天賦還不錯, 年紀輕輕已經是暗勁武者, 而跟在他身邊的四名護衛, 有兩人也是暗勁武者, 另外兩人更是達到了化勁武者的境界。

可是面對赤手空拳, 且還背著妻子的蒙鐵, 賀逢吉和四名護衛卻被一頓狠揍, 多虧蒙鐵背著妻子上街, 把他那一對八棱錘放在了客棧里, 沒有帶在身上, 不然賀逢吉和四名護衛很可能會被暴怒之下的蒙鐵用錘砸死。

跪在地上的王福, 誠惶誠恐的說道:“大公子恕罪, 那個丑漢實在太厲害, 今天去的二十多人, 個個都是好手, 修為最低的都是明勁武者, 加上小人, 化勁武者就有三人, 可是仍舊奈何不了那個丑漢, 幾乎剛剛交手, 我們這邊就損失了差不多一半的人。 ”

“這麼說來, 那個丑漢應該是一名宗師武者了。 ”

“應該是的, 大公子。 ”

賀康成語氣依然冰冷的說道:“士凱被那個丑漢打斷了七根肋骨, 鼻梁骨也被打斷, 牙齒被打掉了十幾顆, 更嚴重的是被打斷的雙腿, 大夫說, 士凱以后很可能再也站不起來了!我不管那個丑漢有多厲害, 我都要親眼見到他的尸體!”

王福趕忙說道:“大公子放心, 雖然今天沒能殺掉那個丑漢, 可我們的人一直在跟蹤著他, 等調集更多的人手,

一定能除掉此人, 給逢吉少爺報仇!”

“對了, 查清楚那個丑漢的來歷了嗎?”

“沒有, 一點兒線索都沒有。 ”

“聽說那個丑漢還和一伙人走到了一起?”

“確實如此, 小人正想辦法打探那伙人的來路。 ”

“不用打探了, 既然和那個丑漢攪合在了一起, 就全殺掉吧!”

“是, 大公子。 ”

建平十五年八月三日的上午, 李斌一行人已經進入了齊州府淮昌郡的宿寧縣境內, 穿過宿寧縣之后, 就會進入齊州城的地界。

此時騎著草原天馬的李斌、孫熊、方虎、秦瓊、尉遲恭、典韋和許褚, 全都穿上了步兵重甲, 顏良、文丑以及蒙鐵, 也都穿上了皮甲。

李斌他們在路上已經打聽清楚齊州賀家是什麼來路了, 所以這一路走來, 李斌吩咐眾人一直披著鎧甲, 防備齊州賀家在半路截殺。

騎在馬上的蒙鐵, 懷抱著妻子烏日娜, 臉上猶豫了一下對旁邊的李斌說道:“李斌兄弟, 這一路多虧你們的照顧, 現在就快要到齊州城了, 我們還是盡快分開走吧!”

李斌扭頭說道:“蒙鐵, 我看你和烏日娜還是別去齊州城了, 齊州賀家在齊州城的勢力很大, 我擔心你和烏日娜還沒有進城, 就會遭到齊州賀家的圍殺, 雖說蒙鐵你武藝高強, 但畢竟雙拳難敵四手, 何況你還帶著烏日娜。

畢竟只是與蒙鐵萍水相逢, 李斌他們能冒著得罪齊州賀家的風險, 與蒙鐵以及他的妻子一路走到了宿寧縣境內, 已經算是仁至義盡, 就算蒙鐵不提, 李斌也準備在進入齊州城的地界之前, 就與蒙鐵分道揚鑣。

蒙鐵露出了一絲苦笑, “李斌兄弟, 烏日娜的病, 你也清楚, 聽說齊州城有一個叫蘇易的神醫, 他幾乎已經是烏日娜唯一的希望了。 ”

李斌剛準備又要說些什麼, 秦瓊突然喊道:“主公, 不要往前走了, 前面好像有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