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59章判刑與否

她得意又狂妄地罵完我們, 把錢裝進自己的口袋就要走。

姜西突然出聲, “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行為是敲詐勒索, 是犯法的, 是要坐牢的!”

姜西的聲音突然大了起來, 整個星巴克的客人都要聽到了。

何思媛似乎之前就被姜西刺激得有點窩火, 所以她也一直找機會罵我和姜西, 此刻姜西這樣說, 成功激發了她的狂妄、叛逆心理。

“我就敲詐你怎麼了?你們一對傻x我不敲詐白不敲詐, 你們現在不也得老老實實讓我敲詐嗎?因為你們這種窮x把工作看得比命還重要, 沒了工作你們就沒了房子, 沒了房子, 你們就是這座城市中無家可歸的流浪狗,

但我不會可憐你們, 誰讓你們又窮又傻x啊!”

她這話罵得真是太過分了, 我這麼好脾氣的人都想揍她了, 結果姜西看出我的情緒不對, 一把拉住了我, 她依然淡淡地對我說, “不用你動手!”

我一怔, 心想, 難道她要親自打她嗎?還沒等我明白怎麼回事, 兩個男人從我們鄰座不遠的地方站起身, 走到何思媛身邊, 何思媛開始嚇了一跳, 只是還沒等她反應過來, 一副手銬就拷在了她的手腕上。

我們都是老實人, 從沒見過這種陣勢, 我也是被兩個便衣警察嚇了一跳, 但我同時也明白了, 是……姜西提前報警了。

“我們是國貿某派出所的, 現在懷疑你敲詐勒索, 跟我們去派出所吧!”其中一個男人說。

此刻的何思媛也是有點蒙, 剛才那囂張的氣焰瞬間消失殆盡。

“警……警察同志, 誤會, 誤會啊, 我跟他們只是鬧著玩的, 再說你們沒有證據不能亂抓人吧?”

警察一把奪過她的包, 從她的包里拿出那一萬塊錢, 舉到她的面前說, “這一萬塊錢, 姜小姐提前到我們派出所備過案。 ”

這個警察話音落下之后, 姜西從兜里拿出手機交給警察同志說, “剛才我們的對話我都錄進去了。 ”

何思媛憤恨地瞪著姜西,

“你夠狠的!”

姜西說, “彼此彼此, 只是你除了狠之外, 腦子還有點毛病, 不想著靠自己的努力創造財富, 滿腦子的歪門邪道。 ”

“走吧, 到派出所說去。 ”

警察壓著何思媛要走, 何思媛還不服氣地用手臂甩了警察一下, “不用你推, 我自己會走, 我不信你們能把我怎麼樣, 不就一萬塊錢嗎?”

那位警察說, “沒錯, 一萬塊錢不多, 也就判個三年以下!看來你是嫌少了啊!”

畢竟也不是專業詐騙犯, 剛才的強勢也都是虛張聲勢, 此刻聽到這種話, 何思媛一下子腿就軟了, 差點癱下來, 兩名警察架著她出去了。

其中一個警察回頭對我們說, “你們也要跟我們回派出所配合做筆錄, 等告一段落了, 這一萬塊錢才能還給你們。 ”

姜西說, “行!”

我跟姜西走在最后面, 上了與何思媛不同的警車。

我其實心里還有點哆嗦, 畢竟長這麼大, 也沒經歷過跟警察打交道的事, 還有點怕怕的, 下意識問了一句, “這事, 搞這麼大啊?”

姜西冷眼一斜, 睨向我, “怎麼?你還心疼她了?”

“不不不……”我怎麼可能心疼她啊。

“那我一定要讓她坐牢!”姜西看著我, 惡狠狠地說。

我眨巴眨巴眼睛, 低下了頭。

我們到派出所的時候, 何思媛被帶進了審訊室。

我們在外邊做筆錄, 就把事實陳述了一遍。

不一會兒, 審訊室里出來一個警察, 他對姜西說, “小姑娘嚇尿了, 全都說了, 她還有一個男朋友同黨, 說是她平時跟他男朋友聊天的時候, 說起她的前男友是個慫包, 兩人在北京玩, 身上的錢都花光了, 沒錢買火車票回南京了, 就想到跟她前男友要點錢, 他們覺得她前男友慫, 也不敢報警, 肯定能拿到這一萬塊錢供他們玩樂。 ”

沒人知道我聽了這話是什麼感覺, 我自己都不知道, 好像心都要麻木了, 這一刻, 我只是慶幸姜西報警了, 不然恐怕他們這樣的人, 真的會一而再, 再而三的來勒索我們。

“我們現在要去把她男朋友抓回來, 你們錄完口供就可以回去了, 明天再過來, 今晚這兩人肯定要關在這邊的。 ”

姜西說, “好!”

從派出所出來, 已經晚上九點多了。

我拉著姜西地手說, “我們打車吧!你肯定很累了。 ”

誰經歷這樣的事會不累呢?我都累了。

姜西說, “不用, 路那麼遠, 打車太貴了, 坐地鐵挺方便的, 正好咱倆溜達一下。 ”

她反手扣緊我的手, 看著我說, “只要咱倆好, 誰都不能奈我何!”

她說著笑了!

我也笑了, 可視線卻模糊了, 半響我只說出了一句話, “有你真好!”

可她突然又冷下臉來, 惡狠狠地看著我說, “但是江東我警告你,

你這在認識我之前拉的屎, 我可以幫你擦屁股, 只要沒整出私生子就行……”。

“私生子?”我聽到這個詞嚇出了一身冷汗, 立刻舉手發誓, “這個絕對沒有, 永遠也不會有, 這點你放心!”

姜西看著我的眼睛接著說, “但如果在認識我們之后, 你敢給我拉出這種屎, 小心我讓你吃屎!”

“不不不!認識你之后絕對不敢也不會再有這種屎了, 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姜西沒再吭聲, 扭頭不理我了。

我好怕, 發現她現在也有點喜怒無常的, 是不是被我的糟心事兒刺激的啊, 想對我發脾氣又不忍心?會不會留下心理陰影啊?

咳!我好恨自己曾經的眼瞎, 可是現在說什麼都悔之已晚。

當晚我和姜西回去就洗洗睡了, 第二天我請假沒上班, 因為派出所讓我們去, 說是何思媛以及她男朋友的父母到了派出所, 他們非常想見我們一面。

我問姜西, “去嗎?”

姜西說, “去啊!”

我們兩個就去了。

我們一到派出所, 何思媛的媽媽就直接“噗通”跪到了姜西的面前了, 一邊淚流滿面的道歉, 一邊扇自己的耳光。

“對不起姑娘, 是我沒教育好孩子, 讓她干了這種事, 我們家也不是缺錢的家庭, 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會這樣。 ”